5年为美国父母省4亿美元 中国价格补贴全球

摩根士丹利的一项调查显示,1998~2003年间,仅中国制造的婴幼儿服装就为美国的父母们节省了4亿美元,但在国际贸易中遭到了霸权者的压制。中国出口效益再不提高,可能存在出口“贫困化增长”风险—-

“中国对外贸易争端将是长期的。”12月18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博士接受记者采访,回顾一年来中国对外贸易摩擦情况时这样说。他认为:“时至今日,说中国已经是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最大的受害者决非夸大其词。”

梅新育长期研究对外贸易问题。他告诉记者,近30年来中国对外贸易始终处于外国对华贸易摩擦的阴影之下,以至于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史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外国对华贸易摩擦的发展史。

“2005年又是数十年来贸易争端在中国社会引起最强烈关注的一年。”梅新育说,“从美、欧对华纺织品特保争端到人民币汇率之争,中国国民对国际经贸争端的关注程度之高空前未有。” 

2005年贸易摩擦三大突出特点

全世界每人每年要穿一双中国制造的鞋,买2米中国产的布,穿的衣服中有3件来自中国,这是商务部透露的数据。随之而来的是,针对我国纺织品的贸易摩擦也迅速增加。

一些发生在今年的有关事件相信大家都是记忆犹新的:4月,欧盟委员会决定对中国纺织服装类产品实施“特保”措施;5月,美国决定对来自我国的7种纺织品采取“特保”限制;同月,欧盟宣布,已经要求中国方面就T恤和麻纱两类纺织品的进口问题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进行正式磋商,启动了对这两类纺织品的“紧急特保”程序。

5月30日,商务部部长薄熙来就表示,美国对7种纺织品设限,影响到中国20亿美元的出口,16万人的就业。欧盟对中国的两种纺织品设限,也影响到3亿多美元的出口和相应的就业人数。

“纺织品特保争端成为中国迄今遇到的涉及金额、社会反响最大的贸易争端。”所以,谈及今年的贸易摩擦突出特点时,梅新育首先提到的就是纺织品。

梅新育总结今年贸易摩擦的第二个突出特点就是:“发展中国家对华贸易争端日益突出。”据商务部公平贸易局提供的统计数据,2005年1~8月,中国在国外遭遇了44起贸易救济案件,涉案金额15.44亿美元。其中发展中国家800万 ~4500万美元的案子有10个,涉案金额4.24亿美元。中国出口市场的80%以上集中在美国、欧盟和日本,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份额不到20%,却在贸易摩擦的涉案金额上接近1/3。

他还认为,竞争政策(反垄断)等新型贸易争端露头,是今年贸易摩擦的第三个特点。  

“守成大国”企图压制“新兴大国”

“我们与发展中国家发生贸易摩擦的原因是,与当地原有产业产生了巨大的竞争压力。”梅新育解释说。

  据了解,与中国发生贸易摩擦的发展中国家,都是一些综合实力较强的国际和地区大国。主要是土耳其、印度、南非、墨西哥、巴西、阿根廷、秘鲁等。这些国家和中国相似,都是出口导向行业在各自经济中均占有重要地位,出口产品均属劳动密集型产业。双方经济结构趋同,商务部公平贸易局处长程永如认为,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失业、贫困等共同的挑战,很多国家的产业缺乏核心竞争力,对政府保护的依赖程度很高,对“中国制造”和“中国价格”心存恐惧。

“中国遭到的贸易摩擦,从侧面反映出了中国出口贸易和出口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增长,这是其积极意义。”不过,梅新育话锋一转,“显而易见的是,中国在国际贸易中遭到了霸权者的压制。”当记者追问“为什么”时,他说:“‘守成大国’企图压制 ‘新兴大国’,这是理所当然的。”

美国制造业包括纺织业在国民经济中所占的比例并不高,而所以和中国纺织品展开贸易战,原因就在于,纺织品是中国最具竞争力的产品。据统计,中国纺织行业总产值和销售收入占全国工业的10%左右,从业人员占14%多,而中国纺织业的实际海外依存度达30%。因此,对美国而言,只要压制纺织品行业,就可能压制整个中国经济,纺织品贸易已经成为美国与中国谈判中最重要的筹码。

事实上,从中国纺织品的大量出口中更多受益的包括了持有品牌和订单的发达国家进口商、零售商和消费者。摩根士丹利的一项调查显示,1998年~2003年间,仅中国制造的便宜婴幼儿服装就为美国的父母们节省了4亿美元。

此外,从中国大量出口中受惠的还有外资企业。在中国,外商投资集中在出口制造业,其出口额占中国商品出口总额近60%。研究者认为,优惠的外企所得税政策和廉价的生产要素,极大地补贴了外资企业的出口、施惠与国外消费者和外资企业。他们据此得出“中国在补贴全球,尤其是美国”的结论。

“也许这种阶段我们无法跨越,只能尽力缩短。”梅新育同意这样的观点,同时也表明自己的态度。他还进一步解释说,从中国制造的产品中得了好处的国家还对中国频频发起贸易争端,原因在于,“对方还有国内产业、进口来源多元化等考虑。”  

中国企业要提高出口效益

“我国已经进入贸易摩擦高峰期。”这几乎就是大家共同的看法。“中国面临的贸易摩擦无论是深度和广度都在持续发展”,梅新育说,贸易伙伴的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传统贸易保护手段早已令我国出口企业不胜其扰,中国已经连续9年沦为世界反倾销最大目标国;技术性贸易壁垒、知识产权、竞争政策等新型保护主义手段已经崭露头角。“尤其突出的是,外国对华经贸摩擦正在从单纯的贸易领域上升到整个经济结构的层面,这在2002年下半年以来围绕‘

人民币升值论’的论战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他对未来的判断是:中国对外贸易争端将是长期的,其长期性首先源于中国经济由来已久且短期内难以显著扭转的“高储蓄+低消费”特征,剩余国民储蓄必然要表现为对外贸易顺差。“中国的对外贸易顺差又高度集中于美国、欧盟等对国际贸易体系和贸易规则影响最大的发达贸易伙伴,以至于中国业已成为全球经济失衡中的关键角色之一。”梅新育说。

中国是贸易大国,但还不是贸易强国。而贸易摩擦几乎是相对落后的经济体在走向发达经济过程中的必修课,能否处理好眼下这场贸易争端,是中国走向贸易强国的一个重要关口。

“一些过去行之有效的政策工具现在需要修正,如过度的、无原则的出口鼓励措施。”梅新育认为,这是中国政府针对中国面对的贸易形势可以做到的事情。“中国企业则需要考虑如何提高出口效益。”

他说:“中国出口效益再不提高,可能存在出口‘贫困化增长’的风险。”危险的苗头已经出现:中国入世已满4周年。据统计,这4年,中国年贸易总量从 5000亿美元跃升至今年的预计数14000亿美元。可同时,入世以来,中国出口商品和服务的单位利润却在一路下泄。以化纤印染布为例,每米出口毛利润已由4年前的0.11元下泄为0.03元。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