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少女警局内被枪指头 连打带吓跳楼成瘫(组图)

  • 涉案民警泉阳森林公安局原刑警队副大队长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他不服提出上诉

  • 泉阳森林公安局认为当日案件是个人行为,与公安局无关;涉案民警事发第二天被开除出公安队伍,开除党籍

  • 受害者因为没有钱已经停药了

    被害人的回忆

    “一高个和一矮个两人踹门进屋后,矮个的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咣咣’就是两个耳光,高个的用手枪指着我的头,问我是不是小姐,我说不是,矮个的就打我,这时高个的在地面上放了一枪。”

    那一幕发生在2005年4月24日深夜,受到惊吓的是一名18岁的女孩叫小雪。她在白山市泉阳镇一家饭店当服务员。

    案发时……

    白山市泉阳镇距长白山天池26公里,是长白山矿泉水源保护区的核心,这里仅有约4万人,分别归属地方、林业和铁路三方管辖。

    近日,记者在白山市靖宇县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厢房里,见到了18岁的小雪,她流着眼泪说,自7月份出院回来,就一直躺在这个小炕上养伤。父亲陈凡友已经有日子没有到石场放炮了,蹲在地上抽着旱烟叹气,这是他们的临时住处。

    图:小雪当时就是从这个窗口跳下来的

    当事人陈述:他用枪指着我的头

    小雪的同事王相君回忆起当晚的情况,仍满脸恐惧:“当晚我和老板的两个朋友在喝酒,听见外面有动静,老板的两个朋友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其中一人老于跑回来说外面打起来了,让我快去找老板,后来,来了两个人,一个人一下把手枪顶在我的太阳穴上,问刚才打仗的有没有我,另一个说:‘没有也揍!’两个人就开始打我。然后就挨个屋拽门、踹门,然后就进了小雪的屋,当时我在门外蹲着,就听见小雪说:‘别打我、别打我’。”

    提起那一幕,小雪的眼睛里现出惊恐:“一高个和一矮个两人踹门进屋后,矮个的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咣咣’就是两个耳光,高个的用手枪指着我的头,问我是不是小姐,我说不是,矮个的就打我,这时高个的在地面上放了一枪。”

    司法机关认定:警察乱用枪支

    事后小雪和王相君才知道,那个高个是吉林省泉阳森林公安局当时的刑事警察大队副大队长刘占波,矮个是当时泉阳铁路机务段工人崔着杰。

    图:那一跳,让年仅18岁的小雪至今连翻身都要靠人帮忙,她不知道还要在炕上呆多久

    根据泉阳林区检察院和基层法院认定的事实,当晚,刘占波和崔着杰到地方辖区的一家饭店找人,与刘某等人(即王相君所说的和他一起喝酒的老板朋友)发生争吵并升级为斗殴,后刘占波领着崔着杰回到家,将本应在执行公务时使用的“六四”式手枪带在身上返回饭店。

    没找到饭店老板及刘某等人,刘占波便鸣枪示威,并殴打了饭店服务员小雪、王相君。

    当事人陈述:我被拽着头发关起来

    当晚,刘占波和崔着杰强行将小雪和王相君带上出租车拉到泉阳森林公安局刑警队,小雪被单独关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内。

    王相君说:“从饭店出来时,我只穿了线衣和拖鞋,刘占波在后面用手枪指着我的头,小雪被崔着杰押着一个劲儿地哭,我害怕极了,出门就跑,刘占波在后面喊: ‘站住!再跑我就开枪了!’我就站住又回去了。在车上,我不断地哀求他们放了我吧,小雪吓得一个劲儿地哭。到了刑警队之后崔对我拳打脚踢,要我按他们的要求取笔录,我说你们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他们才不打了。”

    小雪回忆:“下了出租车后,矮个的拽着我的头发,将我关进了一间办公室,说等一会儿再收拾我。我在屋里听见隔壁房间里王相君挨打发出的惨叫声,听见王相君不停地求饶,可他们还在打,我就更害怕了。心想如果不逃走就完了,我拉拉窗户看没插死,就顺着窗户往下爬,结果眼前一黑就掉下去了。等我醒过来时,感觉腰部痛得不敢动,抬头一看才发现是从三楼摔下来了。这时我听见高个的在说:‘快出来!我都看见你了,再不出来我就开枪了!’我吓得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就听他真的开了一枪,又过了一会儿才听他们说:‘没有,让她跑了!’我看他们都走了,才强挺着疼爬到公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 是好心的司机将我架到车上送我到抚松县第二人民医院。”

    法院认定:因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刑

    由于该案涉及到警察犯罪,经泉阳森林公安分局调查,虽然该案起因在地方公安局管辖范围,但只是治安案件,王相君和小雪在林业公安局管辖的范围被非法拘禁,造成了小雪跳楼的严重后果,按照规定,案件应交由林业公安局处理。

    2005年4月29日,刘占波和崔着杰被吉林省泉阳森林公安局刑事拘留;2005年5月初,两人因涉嫌非法拘禁罪,先后被依法逮捕;2005年8月13日,吉林省泉阳林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9月21日,泉阳林区基层法院经审理后,对被告人刘占波、崔着杰下发了一审刑事判决,依法判决被告人刘占波犯非法拘禁罪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被告人崔着杰犯非法拘禁罪有期徒刑三年。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刘占波、崔着杰均表示不服,向法院提出了上诉请求。

    案发后……

    对泉阳林区基层法院一审判决不服的还有受害的小雪。小雪曾向检察机关提出抗诉请求,但该请求没有得到支持。

    无钱治病 家中养伤

    小雪的父亲说,白山市中心医院8月9日的医学鉴定书作出的结论是:因外伤致腰1、2、3椎体爆裂骨折内固定术后,腰1、2椎管狭窄,脊髓损伤构成重伤。医生说,小雪虽然伤势严重,但仍然有站起来的希望,但长期治疗所需的医药费却又如一座大山。

    另外,小雪家人对泉阳森林公安局处理此事的态度并不满意。他们是事情发生的第三天才知道的。小雪的姐姐说:“4月27日清早,泉阳森林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李明给我打电话,我去了一看,妹妹躺在救护车的床上不能动弹。”

    接下来的事情,小雪的父亲陈凡友体会更深:“5月27日,我到泉阳森林公安局去找领导想给我孩子解决点医药费,那时候小雪的病情十分严重,每天药费都在500元左右,可公安局的领导一口一个和公安局无关,当时给联系医院并付医药费是出于道义。”

    到了6月9日,小雪已经住不起长春的医院了,无奈之下,家人让小雪回到了泉阳林业局医院。一个月后,院方说小雪的病继续在医院住下去也无意义,考虑到小雪的家境,劝其回家静养。

    如今,小雪停药在家静养已经几个月了,后背植入钢板的部位已经有些化脓,因为拿不出钱来买消炎药,家人只能眼看着孩子遭罪。

    事发后刘占波被开除出公安队伍

    11 月10日,记者采访了泉阳森林公安局局长于进友,他表示:“该案发生的第二天,泉阳林业局就召开全局大会,宣布将刘占波开除公安队伍,开除党籍,移交检察机关处理的决定。4月29日,泉阳森林公安局副局长邵铁成、刑警队长李明对此案写出书面说明:‘刘占波在4月24日出现的问题,我刑警队没有安排出警活动,一切行为也是个人行为,公安局领导、刑警队领导均不知道。关于管辖问题,我森林公安局同泉阳镇分局有明确管辖权,是分局的管辖,我森林公安局不受理泉阳镇分局管辖的案件。’”

    于局长说:“该案发生后,经局党委研究决定,刘占波因涉酒、涉枪,严重违反了‘五条禁令’,该事件中,局里只有对干部教育不到位、管理不到位的责任,刘占波造成的经济责任局里没有任何承担的义务,最终公安局也将尊重法院的判决。”

    至于当初公安局为何送小雪上长春治疗,于局长这样说:“事发当时,局领导考虑到刘占波毕竟是公安干警,而且救人是最要紧的,出于人道,局领导才出面帮忙组织协调医院给小雪治疗,但所有的费用都是刘占波和崔着杰的家属拿的,公安局没有拿过一分钱。”

    律师认为民事赔偿部分公安局有责任

    据小雪的代理律师孙殿庆讲,法院认为小雪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建议待小雪手术一年后,取出体内钢板时再提起民事诉讼,也就是说,要到明年的4月末。

    然而孙律师对小雪取出体内钢板后的情况仍不无担忧,“小雪背部植入钢板的部位分布很多神经,取钢板时如果不小心碰到了哪根神经,还不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孙律师说:“民事赔偿部分,刘占波、崔着杰和泉阳森林公安局都要承担责任。如果当时刘占波没有出示证件,没有开枪,没有将受害人带到公安局刑警队,而是带到自家楼上造成跳楼,可以认定是他的个人行为;相反,刘占波示证、开枪,强行带受害人到刑警队取笔录造成受害人跳楼,是利用职权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事实行为,理应追究公安局的责任。”

  •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